爱上纯美新西兰|欢快游乐场,瓦纳卡镇

行程:Franz Josef Glacier – Fox Glacier – Lake Wanaka – Wanaka (285km, 3.5hs)

(一)

福克斯冰川离FJG很近,也在离开南下的必经之路上。看过Kiwi鸟,我们特意拐进了岔道。但是天公不作美,雨雾环绕山头,冰川不见真颜。不过我们也感叹运气不错,赶在晴天登了冰川,换了今天就抓瞎。

停车场已有不少车辆,有人杵了登山杖,往冰川深处徒步而去,一副风雨无阻的慷慨模样。我一看外头又冷又湿,就跟妹头说:妈妈下去拍两张照片,马上就回来,你就别下去了。我说完就一头冲进雨里拍照。

等我拍了回到车里,她不干了,在安全座椅里挣扎,嚷嚷道:不行啊——我要下去玩!我还要拍照!拗不过她,主要是人家的要求充分合理,于是撑起我们带的唯一一把伞,她爸抱着她,给她打着伞,她举起拍立得,指挥我摆姿势!——我,只能站在雨里配合啊!

哆哆嗦嗦回到车里,暖气开起,出发!

再次提前跟妹头交代今日路况:我们今天要赶路哦,早点到目的地就能早点玩。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以至于后头的不用我强调,她都知道先问“妈咪,我们是不是要赶路啊?”早上她爸多准备了点干粮,香肠啊鸡扒啊火腿啊面包什么的,沿途的午饭就精简了。

(二)

雨神发威,一路皆雨。纵使是在雨中,新西兰的西海岸亦是很美的。

沿滨海公路没开多久,还是忍不住要停车,欣赏一下风景,浩瀚的大海,抬脚就到,触手可及。把妹头接下来放风,她要拍大海——父女俩共打一把伞,沿海岸走了一小段。

妹头开始意识到憋在安全座椅里没得玩,一再要求下车“去玩”。所以伺候着她,下大雨也义不容辞啊。沙滩没去,我们就在路边一块石子地儿(以保证安全)捡小石头玩。捡石头的玩意儿也让她很投入,挑选自己喜欢的,我也一块儿捡。想起小时候,自己很爱捡石头,也捡过那些“画石”……真就给我发现浸泡在水滩里一块沁绿的石头,满心欢喜地好像拾到宝。那边,妹头早已经勤快地捡了鼓鼓一堆,塞满了小夹克两边的口袋。于是,我跟她说:Valerie,你带走了小石头们,它们都找不到它们的妈妈了。这个办法很奏效,她依言放弃了大部分,掏出来扔掉,但保留了几块特别喜欢的。

后来,我们总结经验,要想让低龄孩子和大人一样在车子里一坐好几个小时,实在太难为他们了,也几乎禁锢了他们爱玩的天性。我们就调整了节奏,开一个小时,就下来野外玩一会儿,这样一来,妹头基本就能很配合了。

我们满载收获上车。车子离海岸渐远,往腹地深入。外面雨势密集,冬天的凋敝正在被葱郁春色一点点覆盖。偶然间路过农场,妹头会练习lamb这个单词。

(三)

听朋友提及,Lake Wanaka(瓦纳卡湖)非常美,值得一看。所以,我们一路都很留意GPS的指示,将到瓦纳卡湖的时候,我们将车停在了一片临时停车空地上。

起初我们只是在草地上远眺这片宁静的湖,缕缕薄雾飘在半空,空气里透着清爽宜人,仿若仙境。妹头换了一双防水的雪地靴,任她自己在湿漉漉的野地里去发现她感兴趣的东西,比如小花花。

我唤她近来:你看,这是露珠,是不是很漂亮啊?!她很夸张地睁大眼睛,小心翼翼地触碰晶莹剔透的露珠,表示了第一次看见的惊奇。在中国一线城市里,因为尾气污染的原因,晨早的露珠已经不多见了。

我们下坡走去湖边。湖水清澈见底。她爸给她演示扔石头片打水漂,连续在湖面跳起。她也跟着学,一扬手,石头总是“咕咚”直接掉在离脚边不远的水里。我们仨各玩各的,她爸拍全景和GoPro,我就持单反和自拍,妹头没一会儿又捡了两口袋的小石子儿。小家伙还抑制不住好奇心,试探着往水里踩,被我们阻拦,好在防水鞋面较高,没有打湿裤腿。

离湖不远的地方便是Knight Point的观景台,还立有一纪念碑。从此地望去海面,一片碧绿氤氲,白浪翻涌。春天的天气,就如同孩儿的脸,多变。

一般来说,沿路若是提供了大块临时停车区域的,都是观赏风景的绝佳位置。人车都能保证安全,也不会错过风景。我们沿途没少看见一些国人游客不顾危险,抱侥幸心态涉险将车跨线临停路边,占据正常车道,影响路况安全,只为一己私利去拍照;将国内行事的小聪明带到国外的旅行中,这其实是害人害己的行为。

(四)

原计划是下午四点前赶到瓦纳卡镇,然后去当地较为知名的Puzzling World(迷宫世界)和Transport & Toy Museum(交通与玩具博物馆),实际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既然大自然更加富有魅力,索性放开了耍,瓦纳卡湖边呆了够,直到雨点砸下来。

新西兰极为适合自驾游玩,自然景观丰富不单调,所经小镇均宜人可爱。赶到瓦纳卡镇已经五点半,直接开上山去了预订的民宿。我们的房间就在湖畔,能俯瞰美丽的瓦纳卡湖风光。房东说,昨天天气好,雪山就在对面。今天嘛,她耸耸肩,下雨也很正常。

开车出门吃晚饭。妹头强烈反对再乘车,无惧风雨一定要用走的。她爸开车下山等起,我跟着妹头步行下山。很快,妹头眼尖地发现了“新大陆”。她手指着山下某处,说:“妈咪,你看那儿,dinosaur。”我顺着手指的方向定位辨认了半天,哎哟,真的,好大一个恐龙状的滑滑梯呢。她又发现两个“V”,“V for Valerie”,她说,我的英文名字。好在我这个妈也不是随便出来行走江湖的,凭经验“感觉”出了一条下山的捷径。我俩就一路“花花好漂亮啊”这样赞美着沿大台阶往下走,没几步真就给我们走到了小小playground(游乐场)的前头。

过了小桥,就是眼花缭乱的游乐场,巨大的滑梯、小小摇摇椅,还有我叫不上名字的器材。不用担心,反正孩子们都能自己发掘玩法的。惟一麻烦的是经过一场大雨,所有的器材上都是水,抹一把都不干。小的器材我们还能给擦擦,她逐样玩了个遍。轮到挑战巨大的滑梯,她爸也放开了,根本没想过要擦干梯道的积水,直接就由她滑下去了,可想而知的抹布效果……裤子直接能拧出水来,这下玩爽了,反正都湿了,干脆又来一次。好了,赶紧回去换裤子再出来吧。

这顿晚餐有点失败,选择了门可罗雀的二楼新西兰新派菜(The Landing),而不是一楼火爆的泰国菜。这服务是肯定好的,只是菜式味道着实很一般,我更是囧囧地点中了“北京烤鸭”……

(五)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门缝里溜进来一只肥猫,端坐在灶台前等吃的,妹头那个爱啊,把昨晚刚采购的一袋火腿片都贡献出来了。

搬运行李,结账离店。前晚没去成的两个景点权衡了一番,选择了其一迷宫世界。

我看到觉得挺low的一个场所,难度分不同等级;妹头和她爸则玩得不亦乐乎,逐个挑战不同颜色的corner。我天生缺乏认方向的基因,在里头走一个小时都快绕晕了,最终还是比他俩少收集了一个corner。我看好多老外非常投入其中,走错或是重复,皱眉摇头显得沮丧;而走上目的地高塔,就兴高采烈地朝外挥舞手臂。最后是因为妹头尿急,我们从捷径“违规”逃出生天,直接去了罗马式的洗手间。没能完成总共四个颜色的定位。

自瓦纳卡镇之后,妹头就跟新西兰的playground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到一处,甚至路过的小镇,都要在游乐场探索一通才作罢。可以说,这是妹头的一次新西兰playground explore之旅。“就像Dora一样吗?”她冷不丁冒出来一句。“是呀。”我答道,边把她的安全带扣好。

车子继续朝着Queenstown(皇后镇)的方向开去。

分享你的旅行故事? 发表你的文章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