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纯美新西兰|坐直升机上冰川

行程:Greymouth – Hokitika – Franz Josef Glacier (173km, 2h)

(一)

待妹头入睡后,我们才有空上网预订直升机冰川游览项目。

贴士:目前冰川游览主要有三种:冰川徒步(Walk)、直升机徒步(Helihike)和直升机观赏(Scenic flight)。但由于冰川融化形成了巨大的冰洞,目前Franz Josef Glacier已经取消了冰川徒步,只有直升机徒步或者直升机观赏。因此想去冰川徒步的朋友只能到Fox Glacier参加相关的旅行团。如果想到冰上进行冰川游览,游客是必须要参团的,因为冰上游览非常危险,冰川随时有可能崩塌,所以必须在有丰富经验的导游带领下进行观赏。

一查发现,已经无法在线预订次日行程。心急啊,生怕去不成冰川,按照页面电话号码致电过去,无人应答。最后抱一线希望,写邮件留言,大概描述了我们的情况。没有在出发前就定下的原因,主要在于冰川地区天气捉摸不定,如果是暴风雪或下雨,我们就直接绕道了。

翌日早晨大概八点半,Dustin早起惦记着查看有没有回邮,意外的是,对方回复了,尚有余位。赶在最后时限打电话确认位子,被告知下午2点有机位,但必须提前半小时赶到弗朗兹约瑟夫(Franz Josef Glacier)check-in,也就是1点半。

我们以前日的出发时间为基础,估算了两地之间距离和车行时速,信心满满,1点半前赶到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实际上,我们又错了——在妹头的small small world,没有“赶路”这个词汇。

(二)

这回我们牢记新西兰十点半前要check out的规矩,提前收拾妥当退房出发。

车才起个步,妹头看见了车窗外草地上一群圆滚滚的sheep。停车,带她下来,由她站在铁丝网外看个够,直到雨点突不及防砸下来,这才跟羊羊挥手道别。

上车后,跟妹头打招呼,叮嘱道:“后边(的路)不能经常停了啊,我们要赶路,去坐直升飞机。”她通情达理地点头。由于我们对行程的从容不迫抱乐观态度,所以车速还没怎么提上来呢,一个看起来很有特点的小镇霍基蒂卡(Hokitika)让我们驻步。

此地以出产本地绿玉而闻名,我们虽翻译为绿玉,英文倒很实在的,就是greenstone,没有用jade,更没有一点浮夸的意思。我们给自己限定逗留时间:半个小时。 这个小镇空旷、人少。在小镇入口,有座很显眼的绿色屋顶房子,据闻是本地最大的绿石加工厂。粗略看了一眼,里头很大,出售各种以天然材料为设计的旅游纪念品。而那些石头原料则经过雕琢成饰品,形状多出自典型的毛利人图腾的图案。

妹头要去洗手间,她爸带她往旅游信息柜台那个房子走。我则背着相机,本想径直走向海边,走了十分钟感觉时间紧张作罢;一个左拐,进入一条主要商业街,这条街上更多卖绿玉纪念品的小店。

小镇人少,但在街头晃荡的多是国人游客。一眼能看到头的街道,我抬脚随便推门进了一家店。因为色泽深沉,也有黑色杂质,缺乏我们所讲究的水头,没看到这种石头的收藏天价,主要还是旅游纪念品或者艺术品的定价。

看那图腾形象,还是喜欢的,也不媚俗,于是一口气扫了不少作为手信礼物。手机在催了,急匆匆小跑回头找父女俩,正在旅游者信息柜台乐哉看小鱼儿呢。

(三)

中饭也顾不上吃,给妹头塞点提前买好的鸡扒面包,一路不停赶到弗朗兹约瑟夫旅游区。最后几公里山路较为曲折,眼看就要到点,着实紧张了一番。

慌慌张张停好车,我催Dustin快去找服务点,务必让直升机等下我们。我则把妹头从安全座椅上放下来,带上所有的随身包和相机,捧一堆大大小小的衣服,揣手套帽子雪镜,关门锁车,一路跌跌撞撞带妹头紧跟往Dustin前跑的方向追去。Dustin闯入的第一家还搞错了,耽误了一点时间,接着继续跑步前进。第二家终于没错了,确认了位子。

大包小包都不能带上直升机,把重要的物件取出来随身带,其他必须寄存,总算松一口气。接着我就开始给妹头逐件加连体抓绒服滑雪服戴帽子和护耳,刚费力气穿完的,人家说,要撒尿尿——有够崩溃。

基本停当,出发前听工作人员给我们讲解一下注意事项,最重要的一点是确保没有东西会从身上掉出来影响飞行。我们就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出发了。在步出门口的片刻,我有机会好好一瞥这不是一个小镇,只是因为游客而设立的旅游区,但生活日用品和餐馆也应有尽有。

要步行穿越一小片树林,然后是一片砂石平地,激动人心的直升飞机就出现在小路尽头了。可是,可是,我还在狼狈地将DV、单反、拍立得、iPhone、护耳、手套、帽子……想尽办法塞进我的羽绒服两个容量有限的口袋里,从而能够腾出手来拍照。抓紧登机时间把围巾给妹头裹上,手套戴好,她看起来就像个粉色的小包子。带队的工作人员、另外两名散客和机师一直默默地看着我们在准备这一切,他们一直默默地耐心等着我们……我们一边道歉一边把自己里三层外三层地裹得严严实实。

终于,巨大的轰鸣声和风转螺旋桨的幻影中,登上了我们的直升机首航。我坐前排外侧,Dustin带妹头坐后排靠里。因为穿着过多,也担心随意扭动造成机身不稳,我几乎是僵直着身体熬过了全程。拍摄也是拿起相机或手机,在手肘可转动的范围内进行,有时根本就是放低相机实施盲拍。直升机没有我想象中的颠簸,十分平稳,脚下先是葱郁的树林,然后是碧绿的河道,继续爬升,越过峡谷……此刻我心速有点加快,但很快意识到担心是多余的,不如好好享受这个经历。

很快,眼前是白雪皑皑的一片,直楞的冰川从厚实的积雪中透出长时间形成的冰蓝色。上冰川时机太好,阳光灿烂,无风无雪,无遮无揽。直升机降落时,巨大的风飞快卷起地面的积雪,渐渐地,马达停止。

纷飞的雪末和雪雾也停歇,我们在机师的帮助下,逐一下机。一脚踩下去,歪了下身体,差点摔倒。雪厚至膝盖,妹头更是无法自行站立。机师示意我们往前走,那里有一块经过人为修整的空地,较为安全,可供游客短暂活动。我们先是请机师帮我们拍合影,之后妹头和她爸一起动手在冰川上堆了一个小雪人。我后来回顾这段经历,有点后悔一直忙于拍照,而没能和妹头一起玩雪。冰川上其实不冷,另外时间也短,我们的衣服过厚装备过头,雪镜也略夸张,其实普通墨镜就足以应付。

又一架直升机从山那边降落在距离我们的不远处。我们在冰川上逗留的十分钟转瞬而过,妹头念叨着:我还没玩够呢。机师催促我们抓紧时间,看起来要变天了。我们重新登上直升机,离开弗朗兹约瑟夫,继续向不远处的福克斯冰川(Fox Glacier)驶去。

果然,那边的能见度低了很多,几乎不见冰川的真颜,骤起的风雪也令直升机身感到了一些震动。我这时有点揪着心呢,不料机师方向盘一转,直升机一个优雅的回旋转身,很快又降低高度,飞到了云雾开外的峡谷之上,又是一片让人心安的景象。当直升机稳稳地降落在基地,我想说这半小时的体验实在太棒了!

我们自己沿路返回那家店,衣服一件件脱掉,铺满了整张长椅。问妹头感觉如何,她说好好玩,问:下次能不能多玩一会儿雪。我们下来以后,天气就没有那么晴朗了。

云开始聚集,很像我们在少女峰的经历。

分享你的旅行故事? 发表你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