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环游

自驾环游马尔堡

我可以坦白地说自己是马尔堡经典葡萄酒之旅的大粉丝——曾经拿着地图开车走了好几次马尔堡的酒庄,行走途中总能发现一些新鲜的东西——当然,开车不喝酒,必须保持绝对清醒。

因此,当我听说马尔堡规划了新的路线时万分激动,地区环游(Local Loop)把怀劳平原的许多精华的美食观光体验串联了起来,你只需要安排一两天仔细品味即可。

幸运之处在于,这条环线也经过了不少酒庄,因此你大可在路上走走停停,造访其中的一两家。

就这样,我和旅伴在阳光明媚的一天,从布兰尼姆i-Site游客信息中心抓了一张地图,踏上了马尔堡的地区探险之旅。我们的第一站是树篱草莓农场(Hedgegrows Hydroponic’s),主人Mary Rix Miller 带我俩参观了巨大的温室,介绍了草莓的栽种技术。

我个人特别爱吃草莓,所以当Mary让我自己采几个新鲜果子尝尝时,这种感觉简直就像小朋友进了糖果店。店里还有各种各样的草莓甜点,现做的草莓冰淇淋非常受欢迎。

沿着汤普森滩路(Thompsons Ford Road)往下开一小段路,就到玛卡纳巧克力工厂(Makana Chocolate Factory),我们试吃了澳洲坚果黄油太妃条和草莓酒味松露糖——太好吃了。

工人们都在忙碌,把一根根小面包条裹满巧克力,我们就隔着一道玻璃窗边看边想该带点什么美味回家——最后决定:太妃条,就是你了!

之后转了个弯,一阵香味把我们吸引到了乡村传统腌菜坊(Traditional Country Preserves),里面摆满了酸辣酱、佐料、火腿等土产品,这个味道让我想起了老祖母的厨房。

顺着拉帕乌拉路(Rapaura Road)往下,五分钟驶过这段“一英里黄金大道”,便来到了葡萄酒村(The Vines Village),除了能够满足每个人不同口味的琳琅美食,这里还有各色新西兰原创服饰以及Quilters Barn服饰厂。

恰好到了中午的饭点,我们就径直去了Shelly’s咖啡熟食店,点了一份招牌菜——一盘满满当当的本地美食拼盘,包括我最爱的马尔堡烟熏三文鱼。

池塘里有几只黑天鹅在游水,我们在旁边晒着温暖的太阳,就着一杯Bouldevines 葡萄酒美美地吃了一顿。

本来我们可以就这样吃过饭在太阳下面懒懒地打个盹儿,把一下午睡过去,但一想还有那么多值得看的东西,于是在“新西兰绝佳风味”(Great Tastes of New Zealand)点了一杯 Prenzel 利口酒(其中的巧克力酒也很不错),再去棉花糖小屋( Fudge Cottage)买了些香草软糖之后,就立马上路,朝威瑟山(Wither Hills)的别样美食奔了过去。

亲眼见过奥玛卡航空文物中心(Omaka Aviation Heritage Centre),你才能感受到它的震撼。

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古董飞机勾不起你的兴趣,这就有失偏颇了。原型都来自一战,但展品全部是威塔工作室在彼得•杰克逊的协助下重装而成,其中大部分都是他一手完成。

这里不仅讲述飞机的故事,还讲述驾驶员的传奇人生。最让我着迷的就是Grid Caldwell,里面还有一个假人在驾驶这辆破旧不堪的老飞机。

端详一阵飞机,看看林林总总的文物,时间很快就会溜走。热情的向导 Eric 带我们参观了一个小时。我极力推荐参加向导游。

每次只需 5 新元,向导就能给你生动讲述展品的故事。

既然旁边是奥玛卡经典汽车博物馆(Omaka Classic Cars),我们便在文物中心买了门票,顺道去参观了上世纪五十到八十年代市面上出售的老爷车。

我简直可以想象自己戴着大墨镜和纱巾,开着五十年代的跑车兜风——很有奥黛丽•赫本的感觉。回到现实,肚子开始咕咕叫,于是我们去了泰勒通道路(Taylor Pass Road),寻找新西兰蜂蜜公司(New Zealand Honey Company)。

蜂蜜店里我最喜欢的自然是吃蜂蜜(不奇怪吧),然后看忙得不可开交的蜂巢。蜂蜜的产生过程实在令人惊讶,我不由得对这种勤劳的小生命肃然起敬。

还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就是,蜜蜂采的花品种不同,蜂蜜的味道就不一样,其中蓝花蜜最对我的胃。

当天最后一站是去欧帕瓦河(Opawa River)搭乘优雅的大木船——马尔堡河上女王号(Marlborough River Queen)。

巡游从下午开始,我们一边小啜双子河长相思,一边听船长给我们讲述这片土地被称作“海狸地盘”(The Beaver)时的老故事。

最后,我们缓缓顺河而下,五彩斑斓的鸟儿在四周欢唱,愉快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

分享你的旅行故事? 发表你的文章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