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的咆哮

一次令人毛发直竖的探险之旅——陶波喷射快艇

我与小警长共同度过了紧张的几天。他的小牙齿嚼着口香糖,充满同情地看着我,经过了充满尖叫和哀号的一天,我已经准备好向着荒野出发,来一次新的冒险。在与作为牛仔的他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在周六与他挥手告别——他前往鲁阿佩胡山(Mount Ruapehu)春季滑雪,这意味着周日我可以肆无忌惮地玩上一天。

当我将“陶波必游名单”上的名字一个个勾去之后,回程时,我开始无所适从,我只有半天时间(说真的,你已经离开爱人和宝宝太久,完全是糟透了,相信我!),但真的希望做一些让我不再毛发直竖的事情(按照结果来看,确是事与愿违)。

过去几周下了一点雨——我的“一点”其实是“很多”,这会让喷射快艇更具趣味性。

从我到达新西兰开始,我已经坐了无数次喷射快艇,湖中、河上以及沿着峡谷,都一一试了个遍。但我总是玩不厌。这样一种刺激体验可以为一整天打气,让人神清气爽,而陶波地区正好有丰富的快艇选择。我已经玩遍了这里所有的快艇,但在这一个特定时刻,我知道胡卡瀑布的流量会在雨后猛增,于是选择让胡卡喷射艇带我去水上兜兜风。

喷射快艇是人人皆宜的简单之选,你所需要的只是一点冒险精神,一点对水的热爱,如果你和我一样是个追求极速体验的人,那么再没什么比得过……我是说……引擎的咆哮声了。真正的轰鸣——来自 V6 别克的引擎,全部 520 马力(!!),配有双汉密尔顿喷射装置,每秒可喷射 800 升水——没错,800!升!水!每!秒!完全是野性的咆哮。

在开始之前,我早已乐个不停——是的,我就是那种为这闹哄哄的机器而神魂颠倒的疯子。我还应该指出(而如果你到过这里也该知道),是一名新西兰人发明了喷射快艇,看吧,我们不仅很酷,还是超级天才!同时还挺谦虚……

这趟旅行的真正魅力在于座位是分层的,所以你可以 360 度欣赏美丽的原生丛林、悬崖以及凉爽清澈的河水。旅途中最糟糕的事情就是花了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却只能盯着前面老先生的背影看上全程。在这里就不用担心,你的视野完全一览无余。

好的,出发了!驾驶员非常风趣,快艇只用了几秒钟就滑过了平坦水区。我们开得飞快——我的意思是时速 80 公里。这有点像在坐旋转木马,只是在更加漂亮的座椅之上。不过不要害羞——虽然你马上会有大把时间由于高速一次次地跌到邻座身上,还有全程的欢声笑语,如果你是单身,那就太棒了!别逞英雄,一定要抓住扶手,你绝不会希望在高速下被甩出去(想象一下人体炮弹吧——别怕,不会真的发生的)。很快,你就能见识到驾驶员的高超技能,看他们娴熟地在河水上飞上飞下,既能刚好把握刺激感(就算是最板着脸的家伙也会被征服),又不会让你觉得小命难保——绝对是你花钱也难求的绝佳体验。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玩这个呢?那就是我们喷射快艇早已声名远播的招牌 360 度大回旋。友好的工作人员会提前飞快地透露一下——如果你偷看到他们扭动手腕的话,你就该准备迎接大回旋了,巨大的水流以高速拨动整艘船以周长疯狂旋转,让你置身于完美的圆周运动之中,随后沉入清澈的水中。这是一种呼吸急促、水花四溅的快感,我太爱它了。是的,那个常常坐在后面大叫“伙计再来一次!”的家伙就是我。

胡卡喷射快艇(Huka Falls Jet)的美好,还在于你能非常靠近让这座小镇远近闻名的胡卡瀑布——每秒 22 万升水从峡谷跌落 20 米的震撼奇观。简直太棒了!
它雄伟、喧闹、嘈杂而欢乐,还曾把我宝宝头上的蜘蛛网吹走,我再也不想要头发老老实实垂着了——它实际上已经竖起来了……(记住我的忠告:戴上一顶牢固点的帽子,除非你想要自己看上去像一个稻草人)。

陶波地区有好几家喷射快艇公司。你可以选择胡卡喷射快艇近距离体验胡卡瀑布,也可以让急流喷射艇(Rapids Jet)带你驰骋阿拉蒂亚蒂亚(Aratiatia),或是与新西兰河流快艇(New Zealand Riverjet)来一趟地热之行。

惊险刺激,经济实惠,马上预订吧。
 

分享你的旅行故事? 发表你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