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西兰,感谢孤独——1. 不宜出行

新西兰旅途的开始,是风雨大作的狂欢。

九月的新西兰,春寒料峭。漫长的飞行之后,本想到室外透透空气,却被奥克兰的风雨迎头痛击。不得不裹紧自己,缩回室内,老老实实等待租车公司的人。习惯性地,我开始寻觅旅游资讯架。在西方国家,旅行是说走就走的事,公共交通到达的地方,站内都有摆放整齐的本地生活小册子,从餐饮到住宿,从博物馆到时下演出,从购物指南到“必玩项目”,一切都可以按图索骥,一切都是事先未知的惊喜。

除了把纸上向导收归囊中之外,我在机场的沃达丰(Vodafone)电讯公司门店买了一张有流量的Nano卡。有了流量,就可以用平板电脑的内置地图导航,还可以打网络电话。事实证明,这种方法非常靠谱,我既没有走错过路,还省了很多花费。因为如果租用租车公司的GPS(全球定位导航系统),又将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我在“zuzuche.com”(租租车)上租了一辆最经济的日产车,也顺带一并买了保险。但在店内取车的时候,才知道网上买的保险还有免赔金额,大概是1500纽币,而门店的保险是没有免赔金额的,虽然保费稍微贵了一点,但为了万无一失,还是决定临时换了保险。事实再一次证明,这又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刚把行李搬上车,雨开始倾注而下。打算开雨刮器,结果车灯亮了,才知道不仅方向盘在车内右侧,连雨刮器和车灯控制与我们的习惯也是反的。然而上下掰了好几次,雨刮器都没反应。只能冲回店里,理直气壮地说雨刮器是坏的。结果工作人员一拨就开了,原来雨刮是前后控制的。我旁若无人地忽略了她的异样眼神,关上车门,长舒一气,颤颤巍巍地上路了。
顿时,天漏了,雨横风狂,后视镜模糊一片,像刚洗过澡的浴室玻璃。车流非常快,即使车多,即使大雨。我还在忐忑,还在鼓励自己,一路慢慢地开。隐约感觉不太对劲,那些超车的好像都在按喇叭。突然只见一辆车故意超越到我正前方,车窗摇了下来,伸出一只手,一个劲地向左指。这才恍然大悟,我原来一直在超车道上。行车道和超车道与国内也是相反的啊!
大雨中的奥克兰毫无照片上蓝天白云的感觉,再加上被千夫所指,觉得自己像奥克兰的弃婴。进到市区,才发现祸不单行。奥克兰简直胜过山城重庆,坡度直叫人惊心动魄。前方就是Ibis(宜必思)酒店了,而我晚节不保地被一个红灯堵在了上坡的最顶端。车前盖几乎完全竖立在眼前,心脏与嗓子眼平行,整个身体就要随车一并向后翻过去,就在这时,后面一辆车火上浇油地紧贴着我停了下来。就在绿灯闪烁的一刹那,半坡起步失败,只听嘣的一声闷响,后脖子一凉——撞了。再次发动未果,又撞了一下。路人甲乙丙丁纷纷侧目。冷汗从每一个毛孔钻出来,身上仿佛有几万个小心脏在跳动,‘半坡起步的要领’被吓塌在地里不敢见我,只能一狠心一咬牙,在放手刹的0.1秒内从刹车换脚到油门,才轰地一下把车开了上去。
后车是辆出租车,示意我停到路边。司机下了车,过来敲我的窗。恍惚间,仿佛是让我把行驶证什么的给他,我就一股脑把租车刚用过的一沓材料通通递了出去。不敢动,只能躲在车里,一缕一缕地,把丢了的魂收回来。只见他站到路边屋檐下掏出电话来。听样子好像是找保险公司。刚好提醒了我!全赔险就是这样的雪中送炭了。接线员很客气,稀松平常地安慰我说不要紧,保险公司会全赔,我只需记下对方的信息,还车的时候填个单子就可以了。还问我人有没有事,车子的状况还能继续使用吗,等等。我不仅如释重负,还额外收获了关心。黑黑瘦瘦的印度司机打完电话,在雨中走过来,一边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一边告诉我他的车还是刚换的新车,一边安慰我说没关系,都是上了全险的,让我不必担心。他毫无愠色,雨水淋湿他的头发,流过面庞,滴到肩上,身上早已湿了一片,临走前还叮嘱我安全开车。
车终于停到了停车场。刚松了一口气,后备箱又跟我较上劲,无论拳打脚踢,它亦巍然不动。最后一根稻草压得我眼泪都要出来了。求助,还是要坚强地求助。亚洲脸孔的路人表示听不懂英文,我随即改说中文,结果中文好用过英文,后备箱顺利打开。
Ibis酒店位于市中心,伴随而来的是城市的喧嚣和设施的冰冷。新西兰之行结束后,对于每个想去新西兰自由行的朋友,我的建议就是去住B&B,忘掉经济型酒店。B&B是英文Bed & Breakfast(床和早餐)的缩写,相当于民宿。这种方式源于英国。一些家庭把家中多余的房间布置出来,为背包客提供舒适价廉的住宿和早餐。对于外国游客来说,住在当地人家里的另一个好处则是能了解本地生活。
次日清晨,风雨不减。想迅速逃离冻了我一夜的奥克兰,便早早上路了。今天的目的地是Showtym马场。从奥克兰一路向北,几乎要到这个岛国的北端。虽说第一天的迟疑和怯意少了许多,但一朝被蛇咬,时速还是保持在70码。身体逐渐放松之后,这样的雨中前行,胸中开始有一种恣意在流淌。就在我跟着王菲《执迷不悔》的时候,只见前方路肩有一辆警车闪烁,一个高个子交警仿佛在示意我停车。心脏一收缩,手脚有些缺血,只能慢慢开过去,摇下车窗。交警不套近乎地说:“你好像开车开得很慢。”听如此说,才稍稍放下心来。我一顿解释说,第一天来新西兰,不适应车子,又不适应道路,雨又下得这么大。他虽然也表示出谅解,但还是提醒到:“新西兰的司机是很没有耐心的,你如果看到后面来车快的话,就靠边停,让他们通过。刚才你后方有人打电话报警,抱怨你堵住了车道。”真乃奇谈,见过超速被罚的,没见过行驶缓慢被告的。不过,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怎么新西兰的国道是单车道的?明明是高速,不仅中间没有隔离带,而且连超车道都没看到!我不由得一阵冷汗,难道一路下去都是如此吗?我这才明白Jim Ellis(新西兰马术协会执行总裁)所说的‘在新西兰开车比较慢’是什么意思了。行前他建议我选择飞机,比如奥克兰到惠灵顿,惠灵顿到皇后镇,这些路线都太远了。但在地图上比比中国和新西兰的版图,我笑了,踌躇满志地要自驾走完全程。现在想来,这算得上是一个大冒险,可没有冒险,哪有回眸一叹的雪山魂,哪有转角一哭的冰湖魄?
新西兰的国道(State Highway),也就是高速公路,确实非常窄,通常只有一个车道,每几公里才设有一个超车区。基于这样的路况,所以限速120km。当然,也是因为新西兰人少车少。只要是离开城镇区域,汽车就是稀有动物。
第一次看到新西兰湛蓝的海水是在Ruakaka的国道上,抚慰了一路的苦不堪言。天开云散,那汪蓝色瞬时闪入眼内。蓝得略显深邃,却又似蒙上一层薄纱,把这深邃调淡。蓝的尽头是岛,岛漂在蓝上,接壤天空。近处有树,松柏仍青,其余皆剩枝桠为冠,始有破芽之意。
走走停停,已是下午时分,腹中饥饿,先觅点食是正理。就近到Hikurangi镇上找吧。反正国道县道彼此相通,而且没有收费站,不用排队。不料此镇奇小,四下无人,连商店的影子都没有,更别说餐馆了。就在我准备开回高速的时候,一个左转,后面响起了警报声。在如此寂静的镇上,警报声如同晴天霹雳。我心里一沉,大街上就我一辆车,肯定是又栽了。警车果然亲密地停在了我后面。而本来已经消停的雨此时也前来助兴,花枝乱颤地下了起来。女警丝毫不顾下“羽”下“毛”,在窗前威严而立:“方才左转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停车观察?”我又疑惑,又委屈:“新西兰的左转是顺行,只要没有转弯灯便可直接转弯嘛。”可她说那里是有“Stop”(停止)标志牌的。我一脑空白,一脸茫然。她令我下车,让我重新回到转弯前的路口,证明给我看。一个红色的“Stop”高高地赫然屹立,刺痛了我的双眼。女警要了我的驾照和公证书(去新西兰自驾游,只需要在公证处做一个驾照的公证文件即可),回到自己车中。我想象着她写罚单的严肃样子,心下盘算着这两天断然是冲了“不宜出行”的黄历牌子。女警过来还驾照的时候,手里果然多了一张POS机里打出来的罚单,留下了一句“希望你的驾驶水平能像你的英文一样好”。我还条件反射地说了句谢谢。这可是150纽币,合人民币750元的罚单啊!人都没有的镇子上怎么会被我遇到交警啊!

分享你的旅行故事? 发表你的文章

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