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移民-毛利人的到来

毛利人是奥拉提亚罗瓦/新西兰(即“长白云之乡”)最早的居民。他们大约是1,000年前从玻利尼西亚的故乡哈瓦基(Hawaiki)来到新西兰的,以“伊威”(部落)为基础建立了繁荣的社会, 传衍数百年。

登陆奥拉提亚罗瓦(Aotearoa)

根据毛利人的说法,第一位登陆新西兰的探险家名叫库普(Kupe)。他凭借星星和海潮判断方向,乘着瓦卡豪罗(探险船)从玻利尼西亚的故乡哈瓦基出发,越过了太平洋。毛利人认为,大约1,000年前库普是在北部地区的赫基昂加(Hokianga)港登陆的。


哈瓦基(Hawaiki)在哪里?

您在地图上找不到哈瓦基,但人们认为毛利人来自于南太平洋的一座岛或群岛。确切地点不明,但在库克群岛、夏威夷和塔西提(Tahiti)岛上的玻利尼西亚人却与毛利人有着十分类似的语言和文化。

回乡之旅

现在玻利尼西亚移民正有计划地乘坐独木舟重回故里――哈瓦基。重新制造出的瓦卡豪罗如“蒂奥雷雷号”(Te Aurere)已经成功地以传统的导航方法穿过了太平洋。

瓦卡(waka)部落

随后的数百年时间里,有更多瓦卡豪罗循着库普的脚步在新西兰的不同地区登陆。现在, 许多部落的祖先都可以追溯到瓦卡豪罗。

出海捕鱼

毛利人是打猎与捕鱼的专家。由于大部分人居住在沿海地区,捕鱼就显得非常重要。捕鱼在他们的神话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北岛被认为是天神茂伊(Maui)“钓”上来的。毛利人以亚麻(harakeke)编渔网,以动物骨头和石头作鱼钩。毛利人认为鲸鱼是守护神(kaitiaki),可以用它们的肉做为食物,并用它们坚硬的骨头做武器。毛利人至今仍有把捕到的第一条鱼放回去的传统。以表示对海神唐加罗瓦(Tangroa)之慷慨的感谢。

狩猎与采集

毛利人擅用陷阱和圈套捕捉原生鸟类,其中包括恐鸟(moa)这种全世界最大的鸟类。包括凯雷鲁鸟(kereru)和图伊鸟(tui)在内的许多种鸟都可以作为食物食用。但是,现已绝种的胡伊亚鸟(huia)却不可以食用,毛利人认为这种鸟是神圣的(tapu), 虽然这种鸟十分漂亮、珍贵的羽毛可以戴在酋长(rangatira)的头上。企鹅和海豹也被毛利人用来当食物,在南岛更是如此。羊肉鸟(muttonbird)在新西兰最南端很常见,如今仍常用来作食物。羊肉鸟装在大海草制成的袋子里,可以保存好几个月。

特有的食物

毛利人食用原生蔬菜, 但也引入了包括甘薯/地瓜(kumara)在内的玻利尼西亚蔬菜,。种植与收获的工具有锄头、铲子和棍棒等。毛利人也吃蕨类的根,用木杆磨成粉食用。其它食物包括多种浆果和类似菠菜的蔬菜(puha)。毛利人还嚼口香糖――贝壳杉的树脂。装食物的容器是用亚麻编织的篮子和袋子,通常置于帕塔卡(pataka)――架高的贮藏室里。


美味的地炉食物

毛利人有种很巧妙的烹调方法,至今依然非常普遍,每个游客都应该尝尝看! 杭吉(hangi)或叫乌穆(umu),是个以大坑作成的地炉。将特别的石头放在木炭上烤热。然后将石头放在坑中并在上面铺一层绿亚麻, 随后放一层肉和蔬菜,可以如此这般地放上多层 最后罩上炉子。在火热的石头上浇水,便产生大量的蒸汽。这样慢慢焖制的食品特别鲜嫩,而木炭和亚麻的香味使食物带有一种烟薰的香味。

有勇有谋

在欧洲移民进入之前, 毛利部落之间常有争战。为保卫自己不受其他部落攻击,毛利人建筑了山寨(pa)。这些山寨通常建于战略要地,如山丘和山脊顶上。大多数山寨建筑得非常巧妙,并带有栅栏和壕沟,以防外人入侵。如今新西兰各处,仍可看到许多这样的老山寨遗迹。

勇武的过去

在欧洲人进入之前和之后, 毛利人都是好战士。只有男人可担任战士,地位最高的武器是类似茅的泰阿哈(taiaha),这种武器,通常都带有美丽的雕刻,如今在仪式中依然在使用,具有很高深的使用技巧。另一种可怕的武器是棍棒(mere), 也带有美丽的雕刻,有些是用绿玉(pounamu)制成的。战士们满脸刺青(moko),舞枪挥棒,令人好生恐惧之感

聚会地点

“玛雷”(marae, 聚会处)是毛利社区的聚会地点, 如今在毛利社会中仍起着重要作用。“华雷努伊”(wharenui, 会堂, 字面意思是“大房子”)是会场中央的大建筑物。华雷努伊的结构模彷了人的身体。前方的部份叫“科鲁鲁”(koruru), 代表头部。“玛伊希”(maihi)是从“头部”延伸到地面的大板子,代表手臂。“阿默”(amo)在华雷努伊前的小板子, 代表腿, 而“塔胡胡”(tahuhu)是贯穿屋顶的梁柱, 代表脊椎。许多华雷努伊内有复杂的雕刻和装饰板, 呈现部落的华卡帕帕(家谱)与毛利造物神的故事。

摩里欧里人

毛利人遍布于南岛和北岛,而同为玻利尼亚族的摩里欧里人(Moriori)则住在基督城外占丹群岛(Chatham Islands)上,位于基督城以东大约900公里的地方。摩里欧里人可能是从新西兰的南岛移居到了占丹群岛。18世纪末,约有两千名摩里欧里人住在占丹。不过, 毛利人带来的疾病和攻击行动使这个爱好和平的部落人口严重减少。最后一个血统纯正的摩里欧里人据信已于1933年过世。

查询并预定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