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梦幻新西兰-(八)皇后镇 & 跳伞记

新西兰跳伞的经历于我来说今生今世都难忘,拥抱的是恐惧,疯狂的是青春。在此给新西兰皇后镇的NZONE俱乐部做个广告,若是去皇后镇别忘了参加NZONE的Skydiving哦,他们的教练都很帅,工作人员都很美!

Day 9 & Day 10  Queens Town
Day 9 2月1日  今天本是个大日子,带着好不容易坚定的跳伞决心和略为忐忑不安的担心一大早来到NZONE跳伞俱乐部的集合点,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待,在等候室内看了看宣传片,一个帅小伙进屋来连珠炮似的介绍了跳伞的简单要领和摄影摄像的套餐选择,之后便是填写个人信息表,心中交战了一小会依然不负败家的传统勾选了最全最贵的摄像套餐,9个人一起来新西兰只有我来挑战极限,怎能不留下最全最好的影像呢?等跳伞的客人到齐,我们一起坐上巴士来到数公里外真正的跳伞点,一路碧水如玉,蓝天如洗,白云如练,青山如黛,天气极好。风景如画的跳伞点里一位美丽的武汉姑娘Lili热情的接待了队伍里仅有的两个中国人,她因为打工度假来新西兰,后来就留下在此工作,在好山好水好无聊的地方一个人生活颇有武汉辣妹子本色。我被安排在这一时段的第二拨坐飞机出发,等待时间里在跳伞准备中心帮着刚刚认识的即将第一拨出发的梁小哥拍着各种留念照,期间还有跳伞归来的中国小勇士向我们激动的宣传,“太好玩了!太刺激了!”,更加坚定了我跳伞的愿望。梁小哥在等待飞机的空闲还不断劝说我从第二跳伞高度12000英尺升级到最高的15000英尺,然而还未等我蠢蠢欲动的心做决定,却传来坏消息,因为风势太大,全天的跳伞活动都取消了。可怜梁小哥已经穿好全部的行头,做完了上机前特训,只等飞机起飞,却壮志未酬先停飞。而我也早已忘记了之前的忐忑不安,代之以对跳伞极度的渴望和不能实现的满心失望,加之明天一早就要离开皇后镇,今天停飞意味着跳伞的愿望成为泡影。我和梁小哥与另一个也是第二天要离开的香港女孩在跳伞中心流连不去,希望能有重新启飞的消息,然而眼瞅着跳伞教练们一个个开心的打包下班离开,显然是不可能了。Lili在一旁劝说我们可以转到第二天早上8:00的跳伞,这个时间可能多云却无风,能跳伞的几率高出许多。一边担心着因为我一个人而影响整个队伍的既定行程,一边又不甘心放弃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跳伞,彷徨中给好姐妹Katie打去电话,没想到正在开心逛街的Katie给予热烈支持,让我不用犹豫坚持梦想。有了好姐妹的支持我自是不假思索的勇往直前了,另两个今天没能跳伞的小伙伴也为了转去第二天跳伞改变了自己的行程,每个人的心中都是如此渴望尝试在蓝天的自由飞翔。
决心既定,回到皇后镇中心的俱乐部敲定了第二天8:00的跳伞,满心喜悦的与Katie和TCBY汇合。其他小伙伴此刻都在我们昨天去的格林诺奇,剩下我们三个人在皇后镇内休闲逍遥,正好也借此机会亲近亲近尚未仔细打量的皇后镇。大年初二也是周六,清朗爽亮的阳光蓝天下,亮丽透绿的Wakatipu湖边,皇后镇内处处是欢乐的人群,却丝毫没有因为人多觉得浮躁杂乱,洁净通透的空气里充溢着的是美好时光流淌的气息。可以甜美呼吸的天空下,逛逛商店,吃吃冰淇淋,游游周末集市,姐妹淘和大叔讨价还价各入手一件红的喜庆的羊毛大衣,各种散漫中时间也显得悠长。只是我紧凑惯了,享受闲暇的欢愉时却又有浪费了大好时光的惋惜,总觉得这一天应该在蹦极的半空中尖叫或是快艇的飞浪湍流中惊呼才不枉过。

Day 10 2月2日(上)
清晨,小伙伴们都在放心的熟睡,我一个人静静离开旅店,街道上悄寂无声,晨曦通透,十分晴朗的天气,清洌的凉风伴随着瑰丽的色彩,随之而起的是雀雀欲试的迫不及待。来到镇中心的NZONE跳伞俱乐部,又重复一遍昨天的程序后,来到郊外的跳伞点。昨天来此心中忐忑着是否安全,今天却是忐忑着天气能否如愿。很幸运,等待我们的是好消息,无风无云,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在梁小哥的劝说下,本来我已经铁定了心要更换到最高级别的15000英尺,无奈被告知最高度的跳伞要等到10点才能起飞,想着不能耽误今天的后续行程以及对天气状况不稳定的担心,只能忍痛还是换回了原本的12000英尺,3000英尺的差别在于多15秒的自由落体和1000多的人民币,只能留待下次挑战啦!

没有更换高度但有别的惊喜,我竟然是在今天第一拨出发的队列中。免去了焦急的等待,我的帅哥教练Wes细心的帮我穿上防护服挑选了防护眼罩,简单的随着大家练习了几次需要在空中保持的香蕉姿势,便整装出发了。只是我的帅哥摄影师突然从队伍中将我拉到一旁,让我对着摄像机Blablabla,对待这突然袭击我毫无防备,很懵懂的对着镜头用英语乱说一气,如今回放来看真是既无欧美系的巾帼英雄气势又没装出日韩系的俏皮可爱,实在令人沮丧啊!(哦,应该说明一下,跳伞时有两人为我服务哦,一个是全程抱着我保证安全的教练,另一个是全程围着我拍照片拍录像的摄影师,贵宾待遇吧!)

小灰机虽然小的不能再小,坐法也是有讲究的。没有座位,大家在舱板上分成两列,一个教练一个学员一个摄影师的叠坐,我最后一个上飞机,自然和我的教练、摄影师一起坐在了舱门边,oh,my god,今天的运气真好,不仅是第一批飞,还是今天第一个跳啊!

小灰机轰鸣着慢慢爬升,我竟然感觉不到一丁点的紧张,只顾看着飞机外从未见过的梦幻天堂般的景色,随着高度的上升,视角不断广阔远大,待高高飞至天际,地面上的万里山河壮丽都尽收眼底,天上极目而远的一个方向是朦胧中重重叠叠不绝的雪山尖顶;另一个方向是金光下澎湃翻涌涨落的云海;地下是一览纵深的蓝玉碧带和莽莽巍峨。没有办法拍下照片,这没有机缘巧合也无法得见的景色也不知如何描述才能贴切,只记得当时的我很羡慕上帝,只有他才能日日俯瞰这绝美星球得意自己的杰作吧,而这美丽他也只留给勇敢的人吧!

帅哥教练Wes时不时检查我的装备,环扣是否牢固,头盔是否带正,绳带是否紧致,还细致的将我的长发一丝丝撩起塞进头盔里,令人倍感温柔。很快要跳伞了,躺在我前面的帅哥摄影师(好遗憾没问他的名字)举起拳头,与我和教练两两相对,互击以誓平安,这男儿气十足的动作也使我心中豪气顿生。跳伞那一刻终于到了,我的摄影师拉开舱门率先飞身而出,双手抓住门框停在呼呼风响的机舱外,等待我和教练。Wes和我联动的挪至开启的舱门,我已经双腿悬空,半身在空中,教练体贴的让我往上不要往下看,我听话照做,还顺便瞄了一眼我的摄影师,只见他朝我们拍了几张照片后,便松开双手,整个人就像离弦的箭飞离到空中,紧接着Wes也带着我跳离了飞机,在空中连打三个筋斗,瞬间的失重和空中翻腾让我尖叫连连,但很快教练就带着我在空中平稳下来,身处几千米高空,没有近地参照物,反而不会有高速下坠的恐惧,技术高超的摄影师从不远处的空中游泳一般游到我面前,和我保持同样的高度为我拍摄,可是我只记得他叮嘱我要抬头看他不要低头,完全忘了设想好的各种鬼脸和古灵精怪,如今看着录像里面我呆呆的伸着脖子,没有其他动作,只能捶胸顿足又失去了一次在摄像头前秀一秀的机会... 。在高空虽然并不恐惧,但是强烈的风阻却扯的人生疼,脸上除了捂着眼罩的部分似乎都要被吹裂(教练啊,为何你们都带着全脸防护的头罩,给我们只带了头盔和眼罩呢?且不说不利于皮肤护理,拍出的照片也极不好看嘛,脸都被吹变形啦 ),那个双腿弯起的香蕉姿势其实不用刻意为之,在空中你能做的也只有这个姿势。就在我觉得双腿和双臂被大风扯得越来越酸痛的时候,对面的摄影师率先拉开降落伞,腾的一下飞速向上升去,还没等我仔细欣赏这白日飞仙,我的教练也紧随着拉开了降落伞,那突然之间的飞速上升也很是刺激,只是45秒的自由落体还没让我过足瘾,就到了滑翔伞阶段。相比之前的空中落体,撑着降落伞在空中悠悠下降就像度假了,Wes瞧我还算胆大,便不停的在空中转圈,好像在空中跳着华丽的舞步,脚下雪白星染的群山、蓝色闪电般的湖泊便是独一无二的舞厅。正当我痴痴看着难得一见的高空美景,Wes轻轻和我说,“我已经来这里三年了,今天这样的景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心中感叹,还以为你们已经见怪不怪,原来人生时时刻刻都有惊喜。 渐渐的我们接近了地面,有了参照物我才感觉出即使开着降落伞下落的速度也不慢,按照教练的嘱咐,我双腿抬起,臀部着地在草面上滑行了一段停止了下来,哈哈,我安全的回来了!紧紧拥抱教练,谢谢他的安全护卫,然后再拍一张勇士归来照,咦,等等,为何我的教练在一旁不停示意“Grass,Grass”?带着头盔我也听不清楚,突然想起德约科维奇每次赢球之后都要拔些草嚼一嚼,难不成新西兰这里也用吃草作为庆祝方式吗?幸好就在我弯腰拔草的时候,教练带着笑过来将粘在我嘴边的一根长长的枯草拈走,啊,原来如此,只差一步我便要将草放进嘴里了。。。 Bravo!

分享你的旅行故事? 发表你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