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西兰,感谢孤独(前言)

在新西兰,从北岛到南岛的全程自驾行记。

前  言

据说,有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可以选择,你是否愿意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何时终止?
    结果是96%的人选择“不愿意”。
    我属于那4%。
    我想在离开之前,好好计划如何把万水千山走遍。
让我萌生此念的是2013年9月独自一人驾车考察新西兰全岛的经历。
这的的确确是一次考察,写出来却成了一小本旅行散文。
2012年,我辞职创业。辞去的是薪水还算不错的翻译工作,进入的却是几乎完全陌生的马术行业。我的项目概念是海外马术夏令营,组织国内学习马术的孩子到马术发达国家参加课程,体验国外生活。为此,我在当年夏天走访了十几家德国与荷兰的马场/马术学校,最终选择了德国南部与瑞士接壤的一家私人马场。马场由一家人打理,爸爸Engelbert是创始人,大女儿Julia管理自家餐厅和酒店,小女儿Theresa是马术教练,兼管马场的一切事务。Theresa的教学有张有驰,严谨中不乏温柔,是非常令人欣赏的教练。马场餐厅的环境和菜品远近闻名,酒店干净舒适有瑞士风范。四周被阿尔卑斯山脉环抱,离新天鹅堡20分钟车程,两个小时到达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有了马场远远不够,我还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将Theresa给我的教材翻译成中文,还要反反复复推敲夏令营的细节。为了推广,为了得到生源,我联系了北京、上海、南京、青岛、大连的多家马术俱乐部。如何电联,如何面谈,如何妥协,都是我生平的第一次学习。终于,夏令营于第二年成行,总共招募到9个孩子和两位随行家长。夏令营结束后,我们的辛苦换来了几乎所有人的好评,也建立了同舟共济的友谊。家长们鼓励,孩子们怂恿,希望我开发更多的旅行目的地和夏令营主题。
于是,便有了新西兰之行。7月,从德国返回;8月,准备新西兰签证,练车,联系想见的要见的人;9月,独自一人,踏上新西兰的土地。
我本以为,留学欧洲六年期间,把世间最美的风景看遍,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一只井底蛙。
对我而言,新西兰是一剂能开七窍的药。《天堂电影院》里,老放映师对多多说:“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会以为这地方是世界的中心”。我在新西兰想起这句话,决定用文字把这次旅行记录下来,然后放下笔,重新上路,忘记时间,抛弃自我,等待灵魂在另一个天地转世。
第一位环绕新西兰全岛航行的英国人库克船长有一句豪言壮语:我打算不止于比前人走得更远,而是要尽人所能走到最远(I intend not only to go farther than any man has been before me, but as far as I think it is possible for a man to go)。而他的确践行了诺言,三次远寻“未知的南方大陆”(南极),生命也最终完成在航行之中。如果,我不能在这世界上留下别的什么,至少,还有我一路前行的足迹,还有一朵开到你心里的小花。

分享你的旅行故事? 发表你的文章